特别提醒: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目前北京地区各快递全面爆仓,您的包裹正在排队中,因此无法查到物流记录。非常理解弟兄姊妹希望早日收到包裹的心情,但恳请您耐心等待。

报佳音欢迎您!

沉默(一部为千百万人打开心灵纠结的书 )

被誉为20世纪日本文学最高峰

更多

沉默(一部为千百万人打开心灵纠结的书 ) 被誉为20世纪日本文学最高峰

原价 ¥ 32.00

¥ 30.30

库存: 有库存

在传教与寻访的艰难过程中,洛特里哥经历了信仰与反叛、圣洁与背德、强权与卑微、受难与恐惧、坚贞与隐忍、挣扎与超脱等连绵冲突,最终在查明老师“叛教”真相的一刻,获得了对信仰的诠释与体验,向无边苍穹敞开了心扉……

支付方式:支付宝、微信支付、网银在线、转账汇款

配送说明:全国快递每单运费只要 5 元,满 99 免运费!

发货时间:17:00前完成下单,今天发货

基本信息

报佳音号 2762
作者 [日]远藤周作
译者 林水福
ISBN 978-7-5442-6541-6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年月 2013年5月
开本 32k
页数 234页;150千字
建议零售价 ¥ 32.00
 
 
 
 

《沉默》推荐辞

《沉默》与《深河》可谓远藤周作的两座高峰。

——本书译者

远藤周作是20世纪最好的作家,《沉默》堪称战后日本文学代表作。

——格雷厄姆·格林

这部非同凡响的杰出作品,忧郁、冷峻、深沉、雅致,引起心灵深处的共鸣。

——约翰·厄普代克

一部文辞优美、叙述清新的不朽杰作。

——《纽约时报》

每次阅读都给人巨大的冲击和感动:剧烈的冲击有如要挤碎人的身体,无边的感动则几乎令人窒息。

——《朝日新闻》

作品涉及罪责、救赎与信仰的核心,隽永而深刻。

——《华盛顿邮报》

以萦绕一生的宗教关怀为主题,冷峻的文字背后是历史的温暖。

——《卫报》

书中的背叛与忠诚、宽恕与悲悯、东西方思想的碰撞,以及个人的思想与命运的变迁,向我们揭示了文学可能开拓的广阔精神空间。

——宫坂觉

一部无与伦比、完美无暇、必须一生阅读的杰作。

——亚马逊读者

《沉默》内容简介

2009年版封面:

德川幕府禁教时代。长崎海边村庄。

葡萄牙耶稣会教士洛特里哥偷渡日本,暗查恩师因遭受“穴吊”而弃教一事。在传教与寻访的艰难过程中,洛特里哥经历了信仰与反叛、圣洁与背德、强权与卑微、受难与恐惧、坚贞与隐忍、挣扎与超脱等连绵冲突,最终在查明老师“叛教”真相的一刻,获得了对信仰的诠释与体验,向无边苍穹敞开了心扉……

《沉默》作者简介

远藤周作(1923-1996)日本著名作家,日本信仰文学的先驱。作品中渗透着关于生命、人生、社会、文化、历史的浓厚思考和沉重追问,在日本现当代文学史上有着承前启后的枢纽地位,代表了日本20世纪文学的最高水平。

出生于东京一个天主教家庭,10岁时接受洗礼,深受天主教思想的影响。1954年,处女作《到雅典》初试啼声,正式登上日本文坛;次年,短篇小说《白人》荣获芥川文学奖;1958年,长篇小说《海和毒药》荣获新潮文学奖和每日出版文化奖……1993年,一生的压轴之作《深河》出版,次年获每日艺术奖。1995年,因一生巨大的文化影响被授予日本文化勋章,次年病逝于东京。临终之前特嘱亲人,死后将《沉默》《深河》两书放入灵柩之内,自己将与两书永生相陪。

《沉默》代表了作家创作最高水平,巨著于1966年隆重出版,次年即荣获谷崎润一郎奖。此后,随着陆续翻被译成十数种文字传至欧美越来越多的地方,受到全球专家、读者和媒体的如潮好评,被誉为“代表日本20世纪文学的高峰”。

作为代表作,《沉默》深刻探讨了东西方文化差异,受到读者与媒体的至高评价,诚如英国作家格雷厄姆·格林评价:“堪称战后日本文学代表作。”作品曾被搬上银幕,大获好评。2009年,国际著名导演马丁·斯科塞斯重新改编,隆重拍摄,一时世人期待。

杨腓力曾在《灵魂幸存者》中记念远藤周作,讨论了远藤周作的作品、信仰及影响,推荐弟兄姐妹阅读。

《沉默》目录

前言

  • 第一章 薛巴斯强·洛特里哥书信(1)
  • 第二章 薛巴斯强·洛特里哥书信(2)
  • 第三章 薛巴斯强·洛特里哥书信(3)
  • 第四章 薛巴斯强·洛特里哥书信(4)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天主教住宅官差日记

后记

《沉默》书摘

第一章 薛巴斯强·洛特里哥书信(1)

主的平安。基督的荣光。

我们在去年十月九日抵达卧亚。五月一日从卧亚到澳门,这些事前一封信中已向您报告过了。在艰苦的旅途中,同事赫安提·圣·马太深为疟疾发热发冷所苦,体力消耗甚大,只有我和佛朗西斯-卡尔倍在这所传教学院受到真诚的款待,体力充沛。

不过,这所学院的院长——十年前就住在这儿的范礼安神甫——一开始就反对我们去日本。我们在可以眺望全港口的神甫居室中讨论这件事时,神甫说:

“我们必须放弃派遣传教士到日本的念头。对葡萄牙商船而言,海上的航行极为危险,到达日本之前还会遭遇到几个障碍。”

神甫的反对极为有理,因为自一六三七年之后,日本政府一直怀疑岛原之乱与葡萄牙人有关,不只是全面断绝通商,而且从澳门到日本近海的海上,常有新教徒的英国军舰出没,对我商船加以炮击。

“可是,靠着神的护佑,我们的偷渡说不定会成功。”赫安提圣·马太眨眨充满热诚的眼睛说。

“那里的信徒现在失去了司祭,就像一群孤立无援的羔羊。无论如何,应该有人去鼓起他们的勇气,不要让信仰的火种熄灭。”

这时,范礼安神甫歪着头,没说话。看得出来,他一直对身为上司的义务和日本可怜的信徒被逼迫的命运,深深感到懊恼。老司祭手肘靠在桌上,用手掌支撑着额头,沉默了好一阵。

从神甫的房间看得到遥远的澳门港,在夕阳照射下海变成红色,帆船如黑渍点点浮在海面上。

“我们还有一样工作,那就是探寻我们的老师费雷拉神甫是否安然无恙。”

“关于费雷拉神甫的行踪,后来消息杳然。有关他的消息都不明确,我们连分辨真伪的能力都没有。”

“这么说,他还活着啰。”

“这也不太清楚。”范礼安神甫嘘了一口气,分不清是吐气还是叹息。然后,他抬起头来。“以前他会定期寄送书信来,自从一六三三年之后就中断了。他究竟是不幸病死了,还是被送人了异教徒的牢狱里,或者如你们所想象已光荣殉教,抑或仍活着但没有途径寄书信,现在什么都不明确。”

那时,范礼安神甫对谣传中费雷拉神甫屈服于异教徒的拷刑一事未置一词。他是否也跟我们一样,不愿把那样的猜测加诸昔日同事的身上呢?

“不仅如此……”他好像自言自语地说,“现在日本出现了令天主教徒头疼的人物,他叫井上。”

井上这名字,我们是第一次听到。范礼安神甫说,跟现在这个井上比起来,前任的长崎奉行,即残杀许多天主教徒的竹中,不过是个残暴的、有勇无谋的人罢了。

为了记住不久后登陆日本可能会碰上的这个日本人,我们把他的名字重复念了好几遍。

从九州的日本信徒最后送来的书信中,范礼安神甫对这个新奉行多少有点认识。据说,岛原之乱后,镇压天主教的实际负责人就是这个井上。他跟前任的竹中完全不同,他狡猾得像条蛇,常常利用巧妙的方法使以往对威胁、拷刑毫不畏惧的信徒们一个个地弃教。

“可悲的是,”范礼安神甫说,“他,曾经皈依和我们相同的宗教,还受过洗呢!”

对这个迫害者,我想以后还会跟您报告……结果,就上司而言极为慎重保守的神甫,被我们(尤其是卡尔倍)的热诚感动,最后准许我们偷渡赴日。大局已定。为了教化日本人,为了主的荣光,今天我们总算来到东方。今后的行程,可能遭遇到的困难阳危险,恐怕不是从非洲到印度的船旅所能比拟的。不过,当我想起“有人在这城里逼迫你们,就逃到那城里去”和“我们的主,我们的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这些话时,就觉得种种危险、困难毫不足道了。

澳门,如前所述位于珠江的出口,城市由散布在港湾人口的岛屿构成。这个城市跟其他东方城市一样,并没有城壁环绕,分不清哪里是城市的边界,如灰褐色尘芥的中国房子到处可见,反正跟我们国家的任何都市、城镇都不一样。人口据说有两万左右,其实是不正确的。唯一会让我们兴起怀乡情怀的,是位于市中心的总督府和葡萄牙式的商馆以及小石子路。炮台的炮口朝向港湾,幸好连一次都未使用过。

中国人大半对我们的宗教漠不关心,关于这点,日本的确像圣方济各·沙勿略所说的“是东方国家中最适合天主教的国家”。可是讽刺的是,日本政府锁国政策的结果,却让远东的生丝贸易完全由澳门的葡萄牙商人独占。因此,澳门港今年的输出总额是四十万舍拉芬,远超过前年和去年的十万合拉芬。

今天,在这封信里,我要向您报告一个好消息,我们昨天终于碰到了一名日本人。听说以前澳门曾经有相当多的日本修道士和商人前来,自从日本施行锁国政策之后,他们就不再来了,连少数残留者也都回国去了。我们请教过范礼安神甫,他也说这城市已无日本人居住,但是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认识了一个混在中国人当中的日本人。

昨天下雨,我们到中国人住的地区找寻偷渡到日本的船。我们一定要找到一艘船,还要雇船长和水手。雨天的澳门看来更加凄凉,海和街道都被淋成灰色,中国人都躲到狭窄的小屋子里,满是泥泞的路上不见半个人影。看到这样的街道,不知怎的,我想起人生,感到悲哀。

我们找到经由介绍的中国人,说明来意之后,他马上说,有一个日本人想从澳门返国,随即答应我们的要求,叫他的小孩去请日本人来。

对我生平头一回遇到的日本人,要怎么形容他才好呢?一个跌跌撞撞的醉汉走进屋里。这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叫吉次郎,年龄大约二十八九岁。从他对我们的问题的勉强回答中,知道他是靠近长崎的肥前地方的渔夫,岛原之乱前在海上漂流时,被葡萄牙船只所救。虽然他喝醉了酒,一双眼睛仍充满狡猾的神色,我们交谈时,他常把目光避开。

“你是信徒吗?”

卡尔倍这么一问,他突然静默不语。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卡尔倍的问题会使他不高兴。起初他似乎不太愿意说,后来在我们的恳求下,他才慢慢说出九州地方天主教徒被迫害的情形。他在肥前的仓崎村看过二十四名教徒被藩主处以“水磔”。所谓“水磔”,是在海中竖立木桩,把犯人绑在木桩上,涨潮时,海水淹到大腿处,犯人逐渐疲惫,大约一个礼拜左右就会痛苦地死去。像这么残酷的方法,说不定连罗马时代的暴君尼禄都想不出来呢!

谈话中,我们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即,吉次郎对我们讲着令人战栗的情景时,他的脸部突然扭曲,闭口不言,然后挥挥手,仿佛要从记忆中驱走恶魔。或许,在遭受到“水磔”刑罚的二十几名信徒中有他的亲朋好友。我们可能触到他的伤心处了。

“你一定是信徒。”卡尔倍步步紧逼,“我说对了吧?”

“不!”吉次郎摇摇头,“不!我不是。”

“听说你想回日本,很幸运,我们有足以购船、雇水手的钱,因此,如果你想跟我们一起到日本……”

听到这里,这个因酒醉而眼睛黄浊的日本人,突然露出狡黠的目光,在屋角抱着膝盖,为自己辩解似的说,是为了探望故乡的亲人才想回国。

我们有我们的打算,马上跟这个胆小的男子谈条件。在这有点脏的房子里,有一只苍蝇嗡嗡地飞来飞去,他喝光的酒瓶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反正我们登陆日本后,连方向都摸不清,必须有人替我们联络,找到能够掩护我们、帮助我们的信徒。我们需要这个男子当我们最初的向导。

吉次郎抱着膝盖面向墙壁,对这个交换条件考虑良久,最后终于答应了。对他而言,这是危险性相当大的冒险,但他也知道,一旦放弃这次机会,很可能一辈子都回不了日本。

靠着范礼安神甫的帮助,眼看着有一艘大帆船就要到手了,哪知道人的计划是多么脆弱、不可靠呀!今天接到船被白蚁蛀坏了的报告,而这里几乎买不到铁或沥青……

这封信是每天断断续续写的,因此,好像没日期的日记,请您耐着性子阅读。一个礼拜前,我已跟您报告过我们到手的帆船被白蚁蛀坏的情形相当严重,幸好托神的护佑,已找到克服困难的方法。我们打算暂时在船的内侧钉上木板,航行到台湾,如果这种应急措施行得通,就直接到日本。此外,还要祈求主的庇护,不要让我们在东海碰到暴风。

今天我要向您报告一个坏消息。上次信中已向您报告过圣·马太在长途旅行中体力消耗殆尽,罹患疟疾,最近他又发高烧,起恶寒,躺在传教学院中的一室。我想您可能想象不出从前健壮的他现在瘦成什么样了。他的眼睛红肿,湿巾刚放到额头上片刻就烫得像是刚从热水里捞起来似的。他现在这样要到日本是不可能的。范礼安神甫也说,如果不把他留在这里疗养,就不准其余两人出航。

……

 

 

 

评论

客户评论 3 item(s)

沉默
不错
推荐度
评论人 tf.s302 / (评论日期 2017/5/13)
很满意这次购物!!
很满意这次购物!!
推荐度
评论人 不是事儿啊125902841 / (评论日期 2017/3/27)
书的质量非常好,满意!

书的质量非常好,满意!
推荐度
评论人 漂泊小兔 / (评论日期 2016/4/18)

发表您自己的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才可以发表评论. 请先 登陆 或者 注册

商品标签

多个标签请使用空格分开。短语请使用单引号(')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