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弟兄姐妹,端午放期期间(5/28-5/30),报佳音同工集体参加退修会,无法在线及时解答您的问题,敬请谅解。若有问题请在线留言,我们在5月31日正式上班,会第一时间回复您,全体同工在此祝您假期愉快!

报佳音欢迎您!

灵魂城圣战(《天路历程》姊妹篇)

限购3本!《天路历程》作者班扬的寓言体小说,惊心动魄。

更多

灵魂城圣战(《天路历程》姊妹篇) 限购3本!《天路历程》作者班扬的寓言体小说,惊心动魄。

原价 ¥ 39.00

报佳音价: ¥ 30.70

特价 ¥ 19.50

库存: 有库存

《灵魂城圣战》与《天路历程》都是班扬别具一格的寓言体小说。《天路历程》以个人经历为载体,《灵魂城圣战》以一座城的历史为载体,班扬用寓言的形式,生动形象地描述了一个灵魂经历失丧、被掳、为奴到最终得蒙拯救的故事。

支付方式:支付宝、微信支付、网银在线、转账汇款

配送说明:全国快递每单运费只要 5 元,满 99 免运费!

发货时间:周六17:00后的订单,周一发货!周日同工们在敬拜神,不工作哦~

基本信息

报佳音号 6638
作者 [英]约翰·班扬(John Bunyan)
译者 维真
ISBN 978-7-5108-2484-5
出版社 九州出版社
出版年月 2014年1月
开本 32k
页数 383页;21千字
建议零售价 ¥ 39.00
 
 

好书有话说:《灵魂城圣战》

《灵魂城圣战》内容简介

著名的寓言文学大师约翰·班扬在代表作《天路历程》第一部一举成名之后,遭到了敌对者的嫉妒与中伤,这些人扬言“补锅匠”不可能写出那么出色的作品。于是班扬完成了在狱中就开始创作的本书,将其出版,并在书中附上公告,声明这种风格的文字只有他写得出来,对恶毒的中伤者予以回击。

本书与《天路历程》都是班扬别具一格的寓言体风格,但《天路历程》是以个人经历为载体,而本书是以一座城的经历为载体,虽不如《天路历程》那样险象环生,但涉及的面更广,更为宏大,内容跌宕起伏,可谓各有千秋,相信喜欢班扬的读者不会失望。

班扬用寓言的形式,生动形象地讲述了一个灵魂经历失丧、被掳、为奴到最终得蒙拯救的故事。

慈爱善良的全能王建造了得天独厚的灵魂城,由城民把守。叛臣魔鬼实施报复,用诡计骗取了城民信任。城民为了魔鬼许诺的自由,公然背叛全能王,开门迎接魔鬼众军进城,甘受奴役。全能王差遣他的独子以马内利,率军收复灵魂城,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灵魂城圣战。

《灵魂城圣战》作者简介

约翰·班扬(John Bunyan,又译本仁约翰,1628-1688),英格兰基督教作家、布道家,著有《天路历程》、《恶人传》、《自省》、《奔走天路》和《绝望者的盼望》等书,其中以《天路历程》最为知名,可说是最著名的基督教寓言文学出版物。

如果希望了解班扬的生平,请读班扬自传《丰盛的恩典》或韦尔曼的《班扬传》。

《灵魂城圣战》目录

译序

致读者

致读者的公告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 第十章
  • 第十一章
  • 第十二章
  • 第十三章
  • 第十四章
  • 第十五章
  • 第十六章
  • 第十七章
  • 第十八章
  • 第十九章

人名表

地名表

《灵魂城圣战》书摘

第八章

法庭设立好了,王子命令典狱官大丈夫先生把犯人押来。犯人都被五花大绑,拴在一起,这是灵魂城的习惯做法。大丈夫先生把他们都押到了市长大人、掌史令以及灵魂城其余贵胄的面前。陪审团成员一一入席,证人也宣誓了。陪审团成员名单如下:相信先生、真心先生、正直先生、嫉恶先生、爱上帝先生、见真理先生、慕天先生、温和先生、感恩先生、善工先生、热心为神先生和谦卑先生。

证人是全知先生、真言先生、恨恶谎言先生。如果有需要的话,意志勋爵和他的部下也会出庭作证。

犯人都准备站到被告席上了,行正先生(市政府书记官)说:“请典狱官带否认神上来。”于是否认神站到了被告席上。书记官说:“否认神,举起手来。你被控渎神(一种损害灵魂的行径),因为你恶毒粗暴地教导并坚持神并不存在,因此无须有宗教信仰。你这样的行径干犯了王的本体,他的尊严和荣耀,损害了灵魂城的和平安定。你有何话说?对这一指控,你认罪吗?”

否认神:“我无罪。”

庭吏:“传全知先生、真言先生和恨恶谎言先生。”

于是三位证人出庭了。

书记官说:“王的证人们,请看被告席上的人犯,你们认得吗?”

全知先生说:“当然认得,大人。他叫否认神,毒害可怜的灵魂城已经好些年了。”

书记官:“你肯定自己认识他?”

全知先生:“认得,认得!大人,我经常跟他在一起,因此不可能到现在这个时候还不认识他。他是魔鬼的人,他父亲也是。我认识他祖父和父亲。”

书记官:“好。他被指控渎神罪等多项罪名,控方指出他坚持没有神,因此无须信仰宗教,他还散布这种教导。王的证人们,你们对此有何证词?他是否有罪?”

全知先生:“大人,在恶棍巷我曾和他在一块儿,那时他谈起过各种各样的鬼主意,他说自己相信神不存在。‘不过,’他说,‘我可以嘴上承认有一位神,假装信仰宗教,如果我身处的群体和环境需要我这样做的话。’”

书记官:“你肯定自己听他这样讲了?”

全知先生:“我发誓,亲耳听他这么说的。”

书记官又说:“真言先生,对台上人犯,你有什么证词要说给王的审判官听?”

真言先生:“大人,从前我也非常拥护他,现在真是后悔。我常听他说,他相信既没有神,也没有天使、灵界,这真令人作呕啊!”

书记官:“你在哪里听他讲的呢?”

真言先生:“在粗口巷、亵渎街,还有其他许多地方。”

书记官:“你对他了解多吗?”

真言先生:“我知道他是魔鬼的人,他父亲也是。他是个可怕的人,竟否认神。他父亲叫绝无善,除了他,还有好多子女。我的话说完了。”

书记官:“恨恶谎言先生,看看台上的人犯,你认识他吗?”

恨恶谎言先生:“大人,否认神这家伙是我共事过,或者说打过交道的人中最卑鄙的恶棍之一。他说没有神、没有来世、没有罪、没有死后的刑罚。此外,他还说去妓院和去听讲道是一样的。”

书记官:“你在哪儿听他这么讲的?”

恨恶谎言先生:“在酒鬼街,就在无赖巷尽头那儿,不敬先生的家里。”

书记官:“典狱官先生,请带人犯下去,带情欲先生上来。情欲先生,你被控情欲罪(一种损害灵魂城的行径)。因为你不仅用下流的言语大肆悖逆地宣扬,人放纵肉欲正当且有益,还身体力行;你自己从不克制任何罪中之乐,也不愿克制,你叫情欲真是名副其实。你有何话说?你认罪吗?”

情欲先生说:“大人,我可是出身高贵的人,习惯于消遣作乐。我可不习惯克制自己的行为,我要的是随心所欲自行其是,这就是我的准则。今天你问我这个问题,真是莫名其妙。不仅是我,所有人,都定然私下或公开赞同、热爱、认可我的准则。”

书记官:“先生,我们并不关心你有多伟大,(尽管越是位高,越应该表现得更好)乃是关心对你的指控,这也是你一样应该关心的。你有何话说?你认不认罪?”

情欲:“我无罪。”

书记官:“庭吏,传证人出庭作证。”

庭吏:“先生们,你们是为王作见证的,来吧,为王,我们的主,控诉被告席上的人犯。”

书记官:“来,全知先生,看看台上的人犯,认识他吗?”

全知先生:“大人,我当然认识他。”

书记官:“他叫什么?”

全知先生:“他叫情欲,是头野兽的儿子,他母亲是邪情私欲的女儿,在肉体大街上生下了他。他们全家上下我都认得。”

书记官:“好。你听见了对他的指控。对此你怎么看?他是否犯有控方所述的那些罪行?”

全知先生:“大人,他有罪。正如他自个儿说的,他不是血统高贵,而是在恶行上以一敌千都绰绰有余。”

书记官:“那你知道他都犯了哪些具体的罪行呢?尤其是与指控相关的那些?”

全知先生:“他喜欢发誓、撒谎、不守安息日。他是个奸夫,放荡污秽的人。我知道他的罪恶罄竹难书。据我所知,他是个淫棍。”

书记官:“他都习惯在哪些地方行那些恶事?在隐秘的角落,还是大庭广众下恬不知耻地放荡?”

全知先生:“大人,他在全城各处都在犯那些罪。”

书记官:“真言先生请过来,关于王,我们的主对该人犯的指控,你有什么看法?”

真言先生:“大人,我知道刚才全知先生证言中提及的那些罪全都属实,而且人犯的罪还远不止这些。”

书记官:“情欲先生,听到证人们的话了吗?”

情欲:“我曾认为,人生在世享福莫过于坚持自己渴望的事。我从未违背这一幸福之道,有生以来都喜爱自己的打算,照此生活。我自己尝到了甜头,所以毫不吝惜向别人推荐我的幸福之道。”

于是法官说:“他自己的话已经足以定他的罪了。典狱官,带他下去,带疑惑先生上来。”

疑惑站到了被告席上。

书记官:“疑惑先生,起诉书说你叫疑惑,(这也是个外来者,不是灵魂本城的人)你担任灵魂城公职时,当伟大的全能王派军长来要重新拥有灵魂城,你却恶毒地敌对。你玷污王的名,污蔑他的军队及其来意,并像你的上司魔鬼那样激动合城的人敌对王的军队。对此指控,你有何话说?你认罪吗?”

疑惑说:“我不认识全能。我爱我的首领。我认为自己理当忠于所信靠的,尽我所能占据灵魂众人的意念,以便让他们竭尽全力抵抗外来的陌生人,与之战斗。我从未,也不会因为怕惹祸事而改变主意,尽管你们现在掌权了。”

法官说:“你们看到了,这人无可救药。他就是要用顽硬的言语来维持他的恶行,用厚颜无耻的自信支持自己的悖逆。所以带他下去吧,典狱官,带忘善先生上来。”

忘善来到了被告席上。

书记官:“忘善先生,起诉书说你叫忘善,(这也是个外来者,不是灵魂本城的人)你在统管灵魂城所有事务期间,完全忘记了以善事来服事民众,却与暴君魔鬼一起敌对全能王,敌对他的军长和众军,羞辱全能,破坏他的律法,让名城灵魂陷入毁灭的危险。对此指控,你有何话说?认罪吗?”

忘善说:“阁下,您现在是审判者,对于指控我的这些罪名,希望您能看到我的健忘是因为年老的缘故,而不是我有意为之;是因为大脑的混乱,而不是粗心大意。我有罪,我期望您发慈悲,让我免受重刑。”

法官说:“忘善,忘善,你忘记善事并不是简单地因为你的缺陷,而是有意的,因为你厌恶将美善之事存在心头。恶事你倒留下,善事你想都不愿想。所以,你想藉着年龄、假装疯癫,来蒙蔽法庭,想用这些来遮掩你的狡诈。但我们听听证人的话吧,他们会为王作出不利于嫌犯的证词。他是否犯有指控的罪行,应担当罪责?”

恨恶谎言:“大人,我听忘善说过,他连想都不愿想起善良之事,即使只想一分一刻也无法容忍。”

书记官:“你在哪儿听他这么讲的?”

恨恶谎言:“在全然卑鄙巷,有个良心被烙铁烙的标志,我就在那标志旁边的一栋房子里听他讲的。”

书记官:“全知先生,为了我们的主,我们的王,你有什么针对人犯的话要讲?”

全知:“大人,我很了解这人。他是魔鬼的人,他父亲没有爱也是魔鬼的党羽。我常听他说,他认为良善的想法是世界上最恼人的事。”

书记官“你在哪儿听他这么讲的?”

全知:“在肉体巷,教堂对门靠右的地方。”

然后书记官说:“真言先生请出来作证。人犯因数项罪名被起诉,因而站在台上受审,请您讲讲,您知晓的相关证据。”

真言:“大人,我听他常常说,宁愿想那些最卑鄙下劣的事,也不愿想《圣经》中的内容。”

书记官:“你在哪儿听到他讲这么严重的话?”

真言:“在哪儿?好多地方他都讲过,特别是在作呕大街一个叫无耻的家伙家里,还有在污秽巷,在那个关于责备的标志那儿,就在堕入无底坑隔壁。”

法官:“先生们,你们都听到了指控,人犯的辩词,还有证人的证词。典狱官,带硬心肠先生上来吧。”

于是硬心肠站到被告席上。

书记官:“硬心肠先生,起诉书称你心肠刚硬,(这也是外来者,不是本城的人)因为你恶毒地拼命让灵魂合城的人都死不悔改顽固不化。当人们还背叛、悖逆万福全能王时,你一直阻止人们为自己的恶行懊悔忧伤。对此指控你有何话说?你认罪吗?”

硬心肠:“大人,我一生从不知道懊悔忧伤是什么意思。我一往无前绝不后悔。我不在意任何人,也不会像凡人那样忧伤。他们的呻吟不会进入我心里。不管我伤害何人,恶待何人,都如闻天籁之音,尽管其他人却会举哀。”

法官:“你们看,这人是不折不扣的魔鬼一党,自己就定自己的罪了。带他下去吧,典狱官,带虚假平安先生上来。”

于是虚假平安来到被告席上。

书记官:“虚假平安先生,起诉书说你名叫虚假平安,(这也是个外来者,不是本城的人)你被控在灵魂城变节背道的日子里,疯狂恶毒地向合城的人灌输虚假的平安和可咒可诅的安全感,并极力维持这种危险的感觉,这样就羞辱了王,践踏了他的律法,大大损害了灵魂城的福祉。你有何话说?对此指控,你认罪吗?”

虚假平安说:“先生们,你们现在受命审判我,我承认,我名字就叫平安,但绝不承认我叫虚假平安。尊贵的先生们,如果你们乐意派人去问问熟悉我的人,或者是把我接生下来的收生婆,或者打听打听给我起名时众人的话,就可以证明我名字不是虚假平安,而是平安。因此我不能认可这一指控,因为起诉书中连我的名字都没有。其实我人如其名,我的情况就跟我的真正的名字一样。我一直都喜欢平静的生活,我喜欢的,相信众人也都喜欢。所以,当我看到周围任何人心思不宁,就会努力帮助他们。有很多例子可以证明我的这种好脾性,比如:

一、当初,灵魂城拒绝全能的道时,他们,我是说他们中有一些人,之后开始不安地反省自己所行之事。但我不喜欢看到人心里不安,不久就想法让他们重获安宁。

二、当古老世界的道路——也就是所多玛[所多玛是《创世纪》中记载的罪恶之城,后被神从天上降火毁灭。——译注]之道——流行的时候,如果有什么事妨碍那些随从今世风俗之人,我就努力让他们重获安宁,让他们毫无顾虑地行事。

三、当全能和魔鬼开战后,不管什么时候我看到灵魂城有谁惧怕灭亡,往往就会采取某些方式,使用一些机关算计,或者其他什么的,努力让他们重归平静。所以,既然我总是脾性善良,就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是平安使者,那么如果连平安使者都真的是某些胆大妄为之人所污蔑的那样,就尽管控告我吧,先生们,你们可是以公平正义誉满全城啊。我本不该受这种非人的待遇,而是应获自由,并且有权反击毁伤那些控告我的人。”

书记官说:“发言人,请宣读公告。”

发言人:“遵命!鉴于台上的人犯否认指控的罪名,法官要求,这里若有谁向法官提供关于人犯本名的相关信息,就请出来作证。因为人犯还坚持认为自己无罪。”

于是有两人走到庭上,要求发言,讲述他们所了解的关于台上人犯的事。其中一人叫寻找真相,另一位叫证明真相。法官于是问这两人是否认识人犯,有什么证言要讲,“因为他还坚持自己的辩词,认为自己无罪。”法官说。

寻找真相说:“大人,我……”

法官:“停!请宣誓!”

于是大家让他宣誓,然后他继续讲。

寻找真相:“大人,我从小就认得这人,可以证明他本名就叫虚假平安。其父谄媚先生我也认识。其母结婚前,大家都叫她慰藉小姐。他们结婚后不久,他就出生了,他们给他起名叫虚假平安。我是他的玩伴,只比他大一点儿。他母亲唤他回家时,总是喊:‘虚假平安,虚假平安,快回家,要不我就来逮你回去。’哎,他还吃奶时我就认得他了。尽管那时我还小,但也记得他母亲常常坐在门口,把他抱在怀里,逗他,连喊二十次:‘小虚假平安啊,我可爱的虚假平安啊!’还有,‘噢!我的小淘气虚假平安!’又唤他:‘噢!我的小鸟虚假平安!’还有:‘我真爱你啊,我的宝贝。’这些事传遍了四邻,他却有脸在大庭广众面前否认!”

之后,又传证明真相先生出来作证。法庭先让他宣誓了。

证明真相说:“大人,刚才那位证人所言句句属实。人犯就是叫虚假平安,是谄媚先生和慰藉女士的儿子。我从前有好多次见到,因为有些人胡乱叫他的名字,就是不叫他虚假平安,所以他向这些人发火,认为他们喊的都是绰号诨名。不过这都是在虚假平安先生发达的时候,那时魔鬼的人是灵魂城里的勇士。”

法官:“先生们,你们已经听到了经这两人宣誓证实,不利于人犯的证词。现在,虚假平安先生:你否认自己名叫虚假平安,但这两位诚实人已经发誓指证,你就是叫这个名字。你自称并未犯有指控你的恶行,因为你是使人和睦之人,或者说是邻里间的平安使者。但你从灵魂城背道开始,并在众民悖逆王期间,一直恶毒地带给灵魂城虚假、虚谎、可咒可诅的平安,并极力维持。这违背了全能的律法,让可怜的灵魂城面临毁灭的危险。你所有的辩护理由都是在说自己不是虚假平安,等等。但我们有证人证明你就是那人。至于你吹嘘在邻里间带来的那种平安,并不是与真理和圣洁相伴而来,而是毫无根基,建立在谎言之上,既是欺骗,又可咒可诅,伟大的全能也是如此说的。因此,你的辩词不能推翻起诉书中的罪名,反而更加证实了所有指控。但你可以享有公平的对待。召证人来吧,证实起诉书中的指控,看看他们要为我们主,我们王,作出什么针对人犯的证词。”

书记官:“全知先生,你有何针对人犯的证词,要为我们主,我们王说的?”

全知:“大人,据我所知,这人长久以来所做的,就是让灵魂城一边沉浸在淫荡、污秽、混乱中,一边却又保持心里平安,这种平安真是罪恶!我听过他说:‘来吧,来吧,我们越过所有烦恼,不管是从哪儿来的。让我们宁静平安地生活吧,尽管这需要良善的根基。’”

书记官:“恨恶谎言先生,您有什么话要说吗?”

恨恶谎言:“大人,我听他说,尽管这种平安是来自邪路,却强过在真理中烦恼。”

书记官:“你在哪儿听他这么讲的?”

恨恶谎言:“在愚蠢院,蠢蛋先生家,就在那个自欺的标志旁边,我听他讲了这些话。据我所知,他在那里说这话不下二十次。”

书记官:“不用再找别的见证了。这项证据明明白白,足够充分。带他下去吧。典狱官,带无真理先生上来。无真理先生,起诉书说你名字叫无真理,(这也是个外来人,不是本城的人)在灵魂城完全背叛王,转向那嫉妒的暴君魔鬼之后,为了羞辱全能,让灵魂名城陷入完全毁灭的危险,你尽力想要贬损并最终毁灭一切灵魂城里存留的律法和全能的像。你有何话说,认罪吗?”

无真理:“大人,我无罪。”

然后法庭传证人出庭,第一个是全知先生。

全知:“大人,推倒全能的形像时,这人就在场,是他亲手干的。我就在一旁,看见他推倒的。他做这事是根据魔鬼的命令。这个无真理干的事还不止这些,他推倒塑像后,还在原址立起野兽魔鬼带角的像。他还根据魔鬼的指示,竭尽全力,用尽一切办法破坏、撕裂城里尚存的王的律法,使之销毁殆尽。”

书记官:“除你之外,还有谁看见了?”

恨恶谎言:“我看见了,大人,还有其他许多人也看到了。他不是躲在犄角旮旯偷偷摸摸地干,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为所欲为。他公开地干这些事,是因为他很高兴这么干。”

书记官:“无真理先生,你有何面目辩称自己无罪?你明明白白地干了这些恶行啊!”

无真理:“大人,我得说几句话,我名字是什么,我也怎样讲话。此前我很昌达,我只知道仅仅因为不讲真理,我才发家的。”

书记官:“典狱官,带他下去,带无情先生上来。无情先生,起诉书说你叫做无情,(这也是个外来者,不是本城的人)你心存背叛,恶毒地堵住一切怜悯之心肠。当灵魂背叛她理所当然的王之时,你竟无法容忍可怜的灵魂哀悼自己的不幸,反倒让她逃避,一旦众人心存的想法可能带来悔改的结果,你就让她偏离这样的想法。对此指控,你有何话说?认罪吗?”

无情:“我没有犯无情之罪。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要振奋,正如我的名字。我不叫无情,而是叫振奋。我无法容忍眼睁睁看着灵魂陷入愁绪中。”

书记官:“怎么能这样!你否认自己的名字,说不是无情,而是振奋?传证人。证人们,你们对他的托辞,有什么要讲的吗?”

全知:“大人,他就叫无情。他要签署文件时,都签的是这个名字。但这些魔鬼的党羽喜欢用化名来伪装:贪婪用的化名是持家有道,以及类似的名字;骄傲在需要时会称自己是漂亮、英俊,以及其他类似的名字;其他魔鬼的党羽也都一样。

书记官:“真言先生,您呢?”

真言:“他是叫做无情,大人。我从小就认识他了。起诉书中说的所有恶行他的确都做了,然而还有一班人等对受咒诅的危险不甚了了,所以他们都用假名来指称那些让人严肃认真思考的愁绪,以避免自己陷入此类思考。”

书记官:“带傲慢先生上来,典狱官。傲慢先生,起诉书说你叫傲慢,(这也是个外来者,不是本城的人)你背信弃义,穷凶极恶地教导全灵魂城的人反对全能王的军长们发出的呼召,让他们认为这是高尚勇敢之举。你也教导城里的人轻蔑地谈论他们伟大的全能王。并且你不仅言传,而且身教,鼓励合城的人拿起武器对抗王和他的儿子以马内利。你有何话说?对这些指控,你认罪吗?”

傲慢:“先生们,我一直是个充满勇气的人,在最厚重的阴云之下,也绝不会做缩头乌龟,像根芦苇那样低头。任何时候,我看到人们在压迫者面前夹着尾巴做人,我都会不高兴,就算他们的敌手似乎比他们强大十倍。我从不考虑敌人是谁,也不考虑自己做事的原因。如果我勇敢得像个大丈夫,得到胜利,就足够了。”

法官:“傲慢先生,你被起诉,不是因为你是个勇士,也不是因为你在逆境中的勇气和坚强,而是你用这种假装的勇敢来引诱灵魂城行事悖逆伟大的王和他儿子以马内利。这才是起诉书中指控你的罪行。”

傲慢未作回答。

现在,人犯都经过庭审了。于是法庭把他们交给陪审团裁决。法庭向陪审团发出了如下申请:

“陪审团的先生们,你们已经在此见到了这些人,听到了对他们的指控,他们的辩解以及证人的证词。还剩最后一步,就是请你们立即到后堂,在那里你们可以不受干扰地以真实公正的方式考虑,要为王对他们作出什么样的裁决,并给出相应的结论。”

于是陪审团离开去商讨了。陪审团人员名单如下:相信先生、真心先生、正直先生、嫉恶先生、爱上帝先生、见真理先生、慕天先生、温和先生、感恩先生、谦卑先生、善工先生和热心为神先生。他们关起门来商讨,要作出裁决。

相信先生(他是陪审长)开始发言:“先生们,对这些人,庭上的人犯,我相信他们都应获死刑。”“非常正确,”真心先生说。“我完全赞同您的意见。”“真是太好了,”嫉恶先生说,“这样的坏蛋终于被抓了起来。”“唉!唉!”爱慕神先生说,“这是我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见真理先生说:“我知道,如果判他们死刑,我们的裁决就能在全能面前站立得住。”“我毫无异议,”慕天先生说,“当所有这样的禽兽都从城中剪除,灵魂将会是多么美善之城啊!”温和先生说:“草率作出判断不是我的处事之道。但这些人罪行已经昭然若揭,证人那么清楚地说出他们的恶行,所以要有谁说这些人犯不该获死刑,那真是瞎了眼了。”“赞美归于神,”感恩先生说,“叛徒被严严实实地关起来了。”“我毫无保留地赞同,”谦卑先生说。“我也很高兴,”善工先生说。然后,古道热肠、真心实意的热心为神先生说:“剪除他们。他们是瘟疫,试图毁灭灵魂。”

既然所有人都一致同意,他们立即回到法庭。

书记官:“陪审团的先生们,现在点一下名:一,相信先生;二,真心先生;三,正直先生;四,嫉恶先生;五,爱上帝先生;六,见真理先生;七,慕天先生;八,温和先生;九,感恩先生;十,谦卑先生;十一,善工先生;十二,热心为神先生。善良诚实的绅士们,请起立,宣读你们的裁决:你们都同意吗?”

陪审团:“是的,大人。”

书记官:“谁代表你们发言?”

陪审团:“陪审长。”

书记官:“陪审团的先生们,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我们主,我们王,你们要处理关乎生死的事。你们已经听到了对这些被告的庭讯。你们的意见是什么呢?起诉书中指控他们的罪名是否成立?他们是有罪还是无罪?”

陪审长:“大人,他们有罪。”

书记官:“典狱官,看住人犯。”

这些事都在上午完事了。到了下午,人犯得到了根据律法作出的死刑判决。

典狱官收到命令,就把他们都关到了内监,他们将在那里待到行刑的日子,也就是第二天上午。

但事情有了变化。在判决下达还未行刑的间隔时间里,人犯疑惑越狱了,逃到离灵魂城很远的地方,躲藏在那些他可能容身的洞穴地,等待机会再次危害灵魂城,因为他们竟然判他死刑。

 

 

 

评论

客户评论 7 item(s)

发货很快,书的质量也很好,感谢主!
发货很快,书的质量也很好,感谢主!
推荐度
评论人 lxy23591 / (评论日期 2017/3/20)
感谢主,书到了还没看,相信一定很赞!
感谢主,书到了还没看,相信一定很赞!
推荐度
评论人 debbie199175 / (评论日期 2017/2/9)
给朋友买的,朋友说书很好,很满意,

给朋友买的,朋友说书很好,很满意,
推荐度
评论人 因为有你555888 / (评论日期 2017/1/19)
很好正版书

很好正版书
推荐度
评论人 天语天空 / (评论日期 2017/1/19)
好书
这本书特别棒
推荐度
评论人 zzamma525 / (评论日期 2016/10/10)
喜欢
老顾客就是爱藏书,争取看完
推荐度
评论人 tb61224_00 / (评论日期 2015/11/20)
好书
一次次交易,喜悦
推荐度
评论人 luckyqikuan0 / (评论日期 2015/8/27)

发表您自己的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才可以发表评论. 请先 登陆 或者 注册

商品标签

多个标签请使用空格分开。短语请使用单引号(')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