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佳音新旗舰商城上线啦!详情点此

报佳音欢迎您!

罪与罚(果麦文化出品)

更多

罪与罚(果麦文化出品)

原价 ¥ 68.00

¥ 53.70

库存: 有库存

一桩昭然的谋杀,和众多隐而未现的过犯;

激烈对峙的律法与良知、边界模糊的现实与妄想,以及无限的理解与奉献

一颗心绝望地呼求着救赎,终于在爱和悔改之后通往了新生!

出版于1866年的《罪与罚》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代表作品,其深刻的社会、哲学和宗教内容,为作者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使他一跃成为世界级的伟大小说家。

陀思妥耶夫斯基擅长复杂心灵的精准描写,其风格深远地影响了此后的世界文学。本书以其极具洞察力的文字,展现了19世纪俄罗斯广阔浩瀚的社会生活,以及人性那深不可测的可怕与迷人。

支付方式:支付宝、微信支付、转账汇款

配送说明:全国快递每单运费只要 7 元,满 99 免运费!

基本信息

报佳音号 5851
外文书名 Преступление и наказание, or Crime and Punishment: A Novel
作者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
译者 曾思艺
ISBN 978-7-5339-5516-8
出版社 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月 2019.1
开本 16K
页数 576
 
 
 

《罪与罚》内容简介

《罪与罚》是俄国文学的高峰,一份触目惊心的犯罪心理报告,是世所公认伟大的世界文学名著。

小说描述一个大学生拉斯柯尔尼科夫,因贫困被迫从法律系辍学,靠母亲和妹妹的接济艰难度日,他自命不凡地以为可以在这个黑暗的现实中充当审判官,于是杀死了一只社会害虫——放高利贷的当铺老板娘,慌乱之下又杀了对方的妹妹。

犯下这桩谋杀罪之后,他处在极其痛苦的矛盾之中,无法摆脱惊惧的心情。他试图说服自己杀了那个人是正义的,是他为了理想所作出的伟大努力,却不能平复自己的良心,最终他在妓女索尼娅的感召之下,选择了向警方自首,被判流放西伯利亚八年。不久索尼娅也到了那里,两人萌发了爱情,拉斯柯尔尼科夫获得了新生。

《罪与罚》不仅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代表作,也代表了俄国文学的最高水准。其对现实和人性精准的把握和描写、对恩典和救赎深刻的理解与追求,使它超越文化国界,在世界范围内广泛流传。

《罪与罚》作者简介

陀思妥耶夫斯基(Fyodor Mikhailovich Dostoevsky,俄语:Фёдор Миха́йлович Достое́вский,1821年11月11日-1881年2月9日),十九世纪俄国著名作家,著有《卡拉马佐夫兄弟》(及其名篇《宗教大法官》)、《罪与罚》(岳麟译本)、《》(或译“群魔”)、《白痴》、《死屋手记》、《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等杰出的小说。

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与托尔斯泰齐名的俄国大文豪。他一生中写了大量文学作品,其中包括七部长篇小说和众多中短篇,他的才华和功绩是举世公认的。陀氏的思想是深刻的,他在小说中对诸多哲学命题有极为深刻的讨论和思考,具体可参考《最伟大的思想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分析。杨腓力曾在《灵魂幸存者》中记念陀思妥耶夫斯基,推荐弟兄姐妹阅读。

《罪与罚》译者简介

曾思艺,1962年生于湖南。翻译家,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译作有《罪与罚》、《俄罗斯抒情诗选》、《尼基塔的童年》等书。

《罪与罚》目录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尾声

《罪与罚》书摘

母亲的信使他备受折磨。但是对于信中最主要、最基本的一点,即使在他读信的时候,他也不曾有片刻的怀疑。事情的最实质之点在他的脑海里已经定型,而且完全决定下来了:“只要我活着,就不会有这门亲事,让卢仁先生见鬼去吧!”

“因为这件事是再清楚不过的,”他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得意地冷笑着,恶狠狠地预祝自己的决定获得成功。“不,妈妈,不,杜尼娅,你们骗不了我!……她们竟然还向我道歉呢,说什么未曾事先征求我的意见,未曾得到我的同意就做了决定!可不是吗!她们以为,大局已定,无法更改;可是咱们倒要瞧瞧,到底能不能更改!借口倒是堂而皇之:‘彼得·彼得罗维奇是个能干的人,是个大忙人,因而得飞快举行婚礼,要快如驿马跑路,最好快似火车飞驰。’不,杜涅奇卡,我已看穿了一切,我也知道你打算跟我讲的那很多话内容怎样;还了解你在屋子里彻夜踱来踱去想些什么,更明白你在妈妈卧室里的那个喀山圣母像前祈祷些什么,上各各他是痛苦的。哼……这么说,已经最终定局了:阿芙多季娅·罗曼诺芙娜,请你嫁给一个精明干练、十分理性的人吧,他有一大笔财产(已经拥有自己的一大笔财产,这就更加可靠,更能打动人心了),在两个地方供职,而且赞成我们最新一代的信念(一如妈妈信上所说),并且‘看来心地善良’,正如杜尼娅自己所说。这个看来真是妙不可言啊!!因此杜涅奇卡就偏要嫁给这个看来了!……真是妙不可言啊!妙不可言啊!……

“不过,有意思的是,妈妈在信上为什么要向我提起‘最新一代’呢?只不过是为了展示一个人的性格呢,还是别有深意:讨好我,让我对卢仁先生产生好感?嘿,真是用心良苦啊!还有一个情况要是搞清楚了,也一定十分有趣:她们两人究竟推心置腹到了什么程度,在那个白天和那个黑夜,以及后来的所有日子里?是不是所有的话都进行了开诚布公的交谈?抑或两人都明白,双方心有灵犀,所见略同,因此开怀畅谈也就纯属多余,甚至只言片语也无须吐露。也许或多或少就是这样吧;从信上可以看出:妈妈觉得他说话刺耳,有点而已,然而,天真的妈妈竟然硬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杜尼娅。而杜尼娅显然生气了,所以‘懊恼地回答’她。这还用说吗!既然事情已经明白不过了,何必提出天真的问题呢,而且已经决定下来了,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呢,谁能不发火呢。为什么她要在信中给我写上这样一句:‘你要爱杜尼娅,罗佳,她爱你胜过爱自己’;是不是她为了儿子而同意牺牲女儿,因此受到良心谴责的隐秘折磨呢?‘你是我们的希望,你是我们的一切!’啊,妈妈!……”他越来越气愤填膺,假如此刻他碰上卢仁先生,看来他定会把他杀了!

“呵,这句话倒是不错,”他继续想道,追踪着脑海里旋风般飞速转动的思想,“这句话倒是不错,‘要了解一个人,得耐心而又细致地观察他’;不过卢仁先生的为人是一眼就可以看穿的。主要的是,‘这人精明干练,而且看来心地高尚’:他负责托运行李,承担大箱子的运费,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他的心地还不高尚吗?而她们两人,未婚妻和丈母娘,却要雇上一个庄稼汉,坐一辆敞篷大车(要知道,我也乘坐过这样的大车)上路!没关系!仅仅九十俄里,‘在火车站,我们就可以乘坐三等车平平安安地走完全程’,一千多俄里。这是合情合理的:要量体裁衣,看菜吃饭嘛,然而你呢,卢仁先生,你是怎么回事啊?要知道,这是你的未婚妻啊……而且你不可能不知道,丈母娘是以养老金作抵押预借路费的吧?当然,你们这是在做一笔合伙生意,一桩利益均沾的买卖,股金相等,开支也得对开;俗话说得好,吃饭在一起,烟叶分开吸。不过这个精明干练的人却有点欺哄她们:行李费远比她们的路费便宜,也许不要花一个子儿。她们两人为何竟然看不到这一点呢,还是有意不加计较呢?可不是吗,因为她们已经心满意足,心满意足了!但怎么也应该想到,这还只是蓓蕾初绽,真正的苦果在后头呢!要知道,这里最关紧要的是什么:不是吝啬,也并非极端小气,而是他的作风。要知道,这也是他将来婚后的作风,是一个预兆……但是妈妈干吗要花掉最后那一点点钱呢?她能有多少钱带到彼得堡来呢?是带三个卢布,还是带两张‘票子’,就像那个……老太婆说的那样……哼!以后她在彼得堡靠什么生活下去呢?根据某些原因,她不是已经猜到,在他们结婚以后,她不能跟杜尼娅住在一起了,甚至在最初的一些日子里?那个可爱的人大概设法说漏了嘴,显露了自己的真相,尽管妈妈摇着双手对此加以否认,宣称:‘我自己拒绝接受’。那么她指靠什么呢:指靠那一百二十卢布养老金吗?可还得扣除阿法纳西·伊万诺维奇的债款。她在那里可以编织冬天用的三角头巾,还可以缝制袖套,但这会弄坏她的一双老花眼睛。而且编织三角头巾,只能给她的一百二十卢布增加二十卢布的收入,我对此十分清楚。这就意味着,还是得寄希望于卢仁先生的高尚情怀:‘他会主动提出邀请,全力劝我去住的’。别异想天开了!席勒笔下的那些好心人总是这样:直到最后一刻,还在用孔雀羽毛装扮别人,直到最后一刻,都信赖善,而不相信恶;即使他们已经预感到勋章的反面,但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肯事先对自己说真话;就连想到这一点,他们都会深感厌恶;他们摇着双手躲避真理,直到最后那个被他们装扮的人亲自出来愚弄他们。我倒想知道卢仁先生是否有勋章;我敢打赌,他的扣眼里一定挂着一枚安娜勋章,出席包工头和商人的宴会时,他都会佩戴着它。在举行婚礼的时候,他也许会戴上它!不过,让他见鬼去吧!……

“……唉,妈妈,就随她去吧,愿上帝保佑她,她的本性就是如此,可杜尼娅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杜涅奇卡,亲爱的,我可是了解您的啊!我们上次见面时,您都已经快二十岁啦:您的性格我早已了如指掌啦。妈妈在信中写道:‘杜涅奇卡善于忍耐’。对此,我也是清楚的。两年半以前,我就知道这一点了,而且从那时起,两年半以来,我一直顾虑着这一点,正是这一点,‘杜涅奇卡善于忍耐’。既然她能忍受斯维德里盖洛夫先生及其所造成的一切后果,可见她的确善于忍耐。而现在她竟和妈妈都认为,这位卢仁先生她也可以忍受得了;此人搬出一套理论,说什么娶贫寒之家、蒙受丈夫恩惠的妻子好处多多,甚至几乎是初次见面就宏宣这一高论。就算他是‘说漏了嘴’吧,至少他是一个理性的人(因此,也许他根本就不是说漏了嘴,而恰恰是有意尽快阐明自己的观点),然而杜尼娅,杜尼娅呢?她可是对这个人洞悉入微的,而且她还得跟这个人一起生活啊。当然,即使只吃黑面包只喝白开水,她也不肯出卖自己的灵魂,也不会因为耽于舒适而放弃精神方面的自由;哪怕是给她整个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她也不会放弃,何况是卢仁先生!不,杜尼娅不是这种人,我相当清楚……而且,她现在当然也不会变!……还用说吗!斯维德里盖洛夫一家实在令人难以忍受!为了一年两百卢布,终生奔波外省当家庭教师,也是十分艰辛的,但我知道,我妹妹情愿像黑人那样去给种植场主干活,或者像拉脱维亚人那样在波罗的海东岸为德国人做苦工,也不会糟蹋自己的灵魂和道德情感,去和一个她既不尊敬也毫无共同之处的人结婚——仅仅为了一己私利而永远委身于他!哪怕卢仁先生整个人是以一块纯金铸就,或者是用整块钻石雕成,她也决不会应允去做卢仁先生的合法姘妇!可现在她为何又应允了呢?奥妙在哪里呢?谜底在何处呢?实情显而易见:为了她自己,为了自己生活的舒适,甚至为了拯救自己的性命,她决不会出卖自己,而现在为了别人她却要出卖自己!为了一个她亲爱的人,为了一个她奉若神明的人,她却愿意出卖!全部奥秘就在这里:为了哥哥,为了母亲,她可以出卖自己!彻底出卖!啊,必要时我们会压制我们的道德情感;并且把自由、宁静,甚至良心,所有的一切,都拿到旧货市场上去拍卖。连生命也毫不顾惜!只要我们热爱的人能够幸福。不仅如此,我们还会编造出一套貌似有理的借口,向耶稣会会员学习,也许这样便能聊以自慰,让自己相信应该如此,为了善良的目的,的确应该如此。我们就是这样的人,一切都像白昼一样清晰明朗。显然,罗季昂·罗曼诺维奇·拉斯科尔尼科夫无形中成了处于首要位置的人,除了他不会有别人。可不是吗,这将使他获得幸福,让他读完大学,成为事务所的合伙人,整个一生有了保障;也许以后他会成为富翁,声名鹊起,受人敬仰,或许还会成为名人享誉一生呢!然而母亲呢?要知道,这件事关系到罗佳,她亲爱的罗佳,她的头生子!为了这样的头生子,怎么能不牺牲这样好的女儿呢!啊,可爱而不公正的心灵!而且,真正到了这种地步:就连索涅奇卡那样的命运,我们大概都无法拒绝!索涅奇卡,索涅奇卡·马尔梅拉多娃,只要世界存在,就永远会有索涅奇卡!这样的牺牲,这样的牺牲,你们俩都充分掂量过吗?掂量过吗?力所能及吗?有济于事吗?合乎理智吗?杜涅奇卡,你是否明白,索涅奇卡的命运丝毫也不比和卢仁先生结婚更坏?妈妈在信里说:‘这里并没有什么爱情’。而假如既没有爱情,连尊敬都谈不上,那会怎样呢?而且恰恰相反,早已有的却是反感、蔑视和憎恶,那又会怎样呢?最终,又必然将是‘讲究整洁’了。难道不是这样吗?您是否明白,您是否明白,这种整洁意味着什么?您是否了解,卢仁太太的整洁与索涅奇卡的整洁全无二致,或许甚至更坏,更丑恶,更卑鄙,因为您杜涅奇卡毕竟是为了有点多余的舒适,而她那边所面对的却正是事关饿死的大问题!‘杜涅奇卡,这种整洁的代价太昂贵了,太昂贵了!’唉,要是以后感到无法忍受,您会后悔吗?将会有多少悲伤,多少忧愁,多少咒骂,多少背着人们流下的眼泪,因为您毕竟不是玛尔法·彼得罗芙娜啊!到那时,母亲将会怎样呢?要知道,她现在就已经心神不宁,忧心忡忡,一旦洞悉一切,又如何是好?而我又会怎样?......实际上,你把我看作什么人了?我不要您的牺牲,杜涅奇卡,我不要,妈妈!只要我活着,就决不会出现这样的事,决不会,决不会!我拒绝接受!”

 

 

 

 

评论

第一个给该商品发表评论

发表您自己的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才可以发表评论. 请先 登陆 或者 注册

商品标签

多个标签请使用空格分开。短语请使用单引号(')标出。